主页 > 校务公开 >


特殊教育是为满足特殊儿童学习的需要而设计提供的教育

作者:最新更新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更新时间:2023-10-22 17:31
  31年前,山東省夏津縣特別教育校園校長袁敬華的教育生涯,從自家一間十幾平米的土房、三個小板凳起步。
  
  1992年的山東省德州市夏津縣渡口驛鄉三屯村,剛剛結束高考的袁敬華正對未來的出路深感迷茫,一對聾啞姐妹讓她作出了人生的第三種選擇。一天,路過縣裏一所小學,她看到扒著校園大鐵門盼望著上學的一對聾啞姐妹。那一刻,袁敬華受到極大的觸動,「能說話,就有學上」,是她其時唯一的想法。
  
  那年9月,姐妹倆平生第一次背上書包,歡天喜地走進袁敬華家。在爸爸媽媽的不理解和鄰居的不信任中,這個只有兩名學生不能再粗陋的「聾啞校園」開張了。用毛筆蘸著紅漆在一塊三合板上寫上「夏津縣渡口驛鄉三屯村聾啞校園」,就算是校園的招牌。
  
  特別教育,是為滿足特別兒童學習的需求而規劃提供的教育。這些兒童在精神、生理、人體結構上存在殘疾和妨礙,因而,對不同品種特別兒童的教育又可分別稱為盲童教育、聾童教育、智力落後兒童教育、言語妨礙兒童教育、情緒和行為妨礙兒童教育、多重殘疾兒童教育等。在袁敬華的記憶裏,上世紀90年代初,基本上沒有特別教育的概念,她地點的夏津縣縣城裏都沒有聾啞校園,更別提什麽教育方法了。
  
  袁敬華讓聾啞孩子感觸聲帶振動,操練發音。
  
  能看到的發音,她就和孩子們在鏡子前操練;能夠感覺到的發音,她就讓學生拿著紙條放在嘴邊,模仿口型、舌位和紙條的傾斜度進行操練;能摸到的發音,她就讓學生挨個摸自己的喉嚨,感觸發音部位的震動。沒有任何特教布景的袁敬華,教孩子靠的完全是「土辦法」。一個發音重復千次萬次,急得不行了,就跑到沒人的村北頭的沙土堆上大哭一場,哭完了回來接著教,直到有一天這對聾啞姐妹對著袁敬華的爸爸媽媽含含糊糊地喊出了「爺爺」「奶奶」。
  
  看到孩子一天一個樣,越來越多的家長把孩子往她家送,到1997年,學生增加到了40多人,家裏的房子除了晚上睡覺的地方全用上了,院裏還搭起了帳篷。那是袁敬華最困難的一年。
  
  為了辦學,她養過豬,賣過血,為了給學生買對口型用的鏡子,花光了給父親治病用的400塊錢……讓剛剛看到曙光的孩子們再次墮入黑白的世界?袁敬華不忍。
  
  「誰給孩子們蓋校園,我就嫁給他!」袁敬華將征婚啟事貼滿大街冷巷。這個驚人之舉引起了縣裏相關部門的重視,建議捐款建造的20間房子解決了當務之急,1998年,憑仗自己的毅力和盡力,袁敬華為聾啞兒童找到了歸於他們的一片天空。
  
  「很難,很苦。但既然選擇了就要堅持下去,我想讓這些孩子像健全人相同生活。」在剛剛閉幕的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,袁敬華告知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從事特別教育必須有常人不可思議的毅力和決計,「打過退堂鼓,更不記住悄悄哭過多少回,我一直覺得,每教會孩子們一個發音,也許就能為他們爭奪一點進入社會的希望」。
  
  袁敬華輔導學生操練刻紙。
  
  從一間農家小土房,到兩萬平方米的寬敞校園;從建校時的村裏的兩名學生,到現在來自全國20多個省的1000多人,僅結業的就有800多;從單一接納聾啞兒童,到現在包括聾啞、智障、腦癱、孤獨癥孩子的學前至義務階段教育;從開端的特教校園到現在「醫教結合、歸納康復」的殘疾人歸納服務體系……袁敬華為「折翼天使」圓夢的腳步從未停歇。
  
  袁敬華和孩子們一起互動。
  
  作為一項民生大計,黨的十八大提出「支撐特別教育」,黨的十九大要求「辦好特別教育」,黨的二十大進一步強調「強化特別教育普惠開展」。到2022年,全國共有特別教育校園2314所,比2015年增加261所。30萬人口以上且殘疾學生較多的縣,完成「縣縣有特校」。
  
  大環境的改動袁敬華深有感觸,堅定決心的一起,她的夏津縣特別教育校園又開端向新的瓶頸建議應戰:針對每一個殘疾類別的孩子,根據他們身體的情況規劃相應的教育計劃。
  
  「聾啞和肢殘孩子可以憑仗優良的成果逐漸走向社會,而智力殘疾的孩子現在卻沒有中專校園接納,初中結業後很多仍是要無奈回到家裏。」2018年,袁敬華創辦了一個特別教育職業中專,為智障和自閉癥孩子的未來找出路,「校園現在已接收智力殘疾孩子283名,結業114名,其間工作70多名,還有20多名考入大學」。
  
  在袁敬華特教校園的墻壁上有這樣一行字:「一切為了特別需求兒童的美好童年和美好未來。」「美好未來」袁敬華是這樣給孩子們規劃的:要麽康復後隨班就讀;要麽結業後學習中職,或帶著兩三項技能走出校園,或者對口升高職,她還有決心讓部分學生強化文化課學習爭奪參與高考。
  
  2003年起,袁敬華當選過三屆人大代表。社會身份的改動,使她不僅要照料好校園裏的孩子們,還要以更開闊的視野來重視殘疾孩子這個特別集體。履職期間,從方針的調整、法令的擬定,到哪一類的孩子需求用什麽經費來保障、怎樣救助,袁敬華都提出了很多具體的建議。
  
  相關統計顯現,到2022年,全國特別教育在校生總數為92萬人,比2015年增加40多萬人,適齡殘疾學生義務教育入學率達96%以上。
  
  在袁敬華看來,讓殘疾孩子和健全孩子相同承受公正教育,特別教育師資隊伍的規模和穩定至關重要,讓她擔憂的是,老師的流動性比較大,專業對口的年青主幹留不住,「特別教育最需求的是愛心和耐心」。此外她呼籲,殘疾孩子們從特別教育校園結業後順暢融入社會,也需求全社會的更多容納和關愛。
  
  袁敬華從一名農家女孩成為全國人大代表,並先後榮獲「全國先進工作者」「全國三八紅旗手」「全國勞動模範」「全國五一勞動獎章」,她創辦的山東省夏津縣特別教育校園也成為全國聞名的特教校園,一切來這裏的學生都叫她「袁媽媽」。
  
  「我的人生就是和這些特別孩子綁縛在一起的人生,幫這些『折翼天使』圓夢是我最大的美好。」袁敬華說。
 
  • 上一篇:学校是育人的摇篮校园文明折射着社会文明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 
    2003-2020 船山聋哑学校 www.sncstx.net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